星期三, 3月 05, 2008

[Note]空白

慢慢適應刺眼的強光之後,天花板是一片白,很白,以前就不是很喜歡白色了,此時更令人不能適應。
我試著想轉頭看看周圍,找一點其他的顏色,可是看來我的頭並不是很聽我的話啊~想轉也不能轉...
身體也好像不是自己的似的,一點也不聽話。

“只能困在這裡了?” 我的心裡突然冒出這句話來。
“怎麼來的呢?這句話。”我的心裡又冒出這個念頭...

我試著甩甩不能動的頭,想把這些念頭甩掉,畢竟找到為什麼自己被困在這裡的原因以及離開這裡才是當務之急。
於是我開始努力地回想,到底是什麼時候呢?
“是啊~到底是什麼時候呢?”我"聽到"一個溫柔的聲音這麼說著。
"聽到"?

真是可喜可賀,居然還能聽到,總算是還有另外一個可以運作的器官~
不過這都是不隨意肌的作用啊~
不隨意肌就是像心臟、腸胃之類,不受人主觀意識控制的肌肉,這些地方會自行運作,這也是上帝的好意,他怕人會忘記呼吸、心跳...

眼前並沒有任何"人",那麼聲音是從哪兒來的呢?
“是啊~到底哪兒來的呢?”那個溫柔的聲音又說道...

X X X

“啊!!!!!”男人的怒吼劃破了夜的平靜~

“吵死了”
“搞什麼東西啊~三更半夜的”
鄰居的抱怨聲此起彼落地響起...

LCD 螢幕因為機器特性的關係,在完全黑暗的房間看起來閃閃動人。
剛剛鬼叫的男人就趴在螢幕前的鍵盤上,仔細聽,男人好像在說些什麼。
“那溫柔的聲音會是誰呢?又該是誰呢?”
“在床上不能動的男人該怎麼接話呢?”
“他之後又該如何呢?”
男人一直自顧自地說著,不理會鄰居的抱怨與抗議。
突然就像電燈啪答關掉一樣,鄰居的聲音突然就消失了~

窗外車水馬龍的聲音隨著時間的過去越來越小,夜也越來越深,彷彿要把這個男人淹沒似的~
“阿明,你還不睡啊~都已經半夜兩三點了~”,小惠睡眼惺忪地走進房間裡跟阿明說道。

阿明不說話,小惠只覺得奇怪,平常會回應她的男人怎麼不回應呢?
於是她走過去拍拍他,沒反應,於是小惠再推了一推,只見阿明動也不動地從椅子上跌了下來...

睡眼不再惺忪的小惠,慌了~
趕緊拿起桌上阿明的手機打 119 求救...

X X X

醫生走出急救室告訴小惠和阿明的父母:“他還活著,只是對外界反應沒有任何回應~可能以後都是這樣了~”
小惠和阿明的父母心裡倏地充滿無力感~

沒有留言:

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